专业从事评职称论文发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发表,SCI论文发表等学术咨询服务

全国咨询热线

400-789-0626

人工智能时代图书馆业务重塑及馆员转型发展研究

来源:知实学术 分类:管理论文 发布时间:2020-01-20 浏览:

  关键词:人工智能;图书馆业务重塑;馆员转型

  摘 要:文章从人工智能在图书的存取、搬运、咨询服务,图书的编目与典藏管理,智能机器人与图书馆自动化等几个方面阐述了人工智能对图书馆业务的重塑,同时阐述了人工智能时代馆员的转型发展问题。

  中图分类号:G25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1588(2019)11-0095-03

  《图书馆论坛》(双月刊)创刊于1981年,是我国图书情报学核心期刊,由广东省文化厅主管、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主办,是社会科学学术理论类期刊。荣获先后3次评为中国优秀图书馆学期刊;广东省第二届优秀社科期刊、中国图书馆学情报学核心期刊。

  1 背景

  近年来,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特别是作为人工智能(AI)的核心且涉及概率论、统计学、逼近论、凸分析、算法复杂度理论等多门学科的机器学习学科的深入发展,人工智能技术开始逐步走向成熟,并且与一些传统行业进行了充分融合,对各行各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1]。

  我国将AI技术提升到国家发展战略高度始于2017年8月由国务院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同时,全球范围内已有多个国家在AI领域进行了重点部署,如:英国政府早在2012年即将AI及机器人技术列为国内八大重点发展的技术之一;日本于2015年年初发布了《机器人新战略》,并计划在5年内扶持1,000亿日元的机器人项目,以推进AI技术及产业发展[2];美国于2016年发布《国家人工智能研究和发展战略计划》,在人工智能领域进行了重点部署[3]。

  人工智能作为一种全新的技术改变着各行各业的发展形态,其应用于图书馆业务始于20世纪70年代,在图书自动存取、智能检索、参考咨询、数字图书馆、图像识别、人脸识别、读者行为分析、资源配置等方面得到了广泛应用。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图书馆日常业务,能够更有效地服务读者,促进图书馆的智能化发展。同时,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也将对图书馆业务进行重塑,同时对馆员的专业素养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2 人工智能的内涵

  关于如何定义人工智能,目前学界的观点并不统一。人工智能涵盖多个学科,涉及领域极其广泛。在《人工智能》一书中,李开复和王咏刚将人工智能归纳为五种定义,其中较为全面的一种将人工智能定义为根据对环境的感知做出合理的行动,并获得最大收益的计算机程序。同时,该书作者根据技术的突破程度,将人工智能技术由深到浅区分为超人工智能、强人工智能和弱人工智能三种类别,即将只能专注于解决特定领域问题的限制域或应用型人工智能归类为弱人工智能,将能够承担任何人类工作的人工智能归类为强人工智能,将在智慧、社交能力、科学创造能力等各方面都明显优于人类大脑的人工智能归类为超人工智能[4-6]。

  3 人工智能对图书馆业务的重塑

  3.1 馆配书籍的合理配置

  随着大数据时代的来临,存取书籍的智能化、自动化管理以及图书检索、咨询系统的智能化,不同类别、学科、方向以及特殊书籍的检索、咨询、借阅情况、借阅时间等信息的收集与整理分析与传统方法相比变得更加容易。人工智能系统可以非常轻易地获取类似信息,并加以归纳、整合,并基于整合数据对馆配书籍的类别、存量、管理等进行评价并综合资金情况对配置书籍进行合理调整,根据读者的需求定量地确定各类期刊、图书及其他资料的采购比例,以期更好地服务于读者。

  同時,在图书、期刊、电子文档等资料的采购招投标过程中,人工智能的作用还体现在根据特殊的算法模型及一定的数据资料建立起较为客观、准确的指标体系,对供应商行为进行综合归纳和评价,避免仅通过人为主观的粗略评价或僵硬地沿袭旧规等方式选择供应商所带来的问题[7]。

  3.2 图书的存取、搬运、咨询服务

  传统的图书存取、搬运、咨询服务等更多的是依赖于人力及简单的工具,虽然随着计算机技术的普及与发展,存取及咨询业务工作相较于以前已方便许多,但依然需要依靠馆内工作人员配合操作才能完成,不仅浪费了大量的人力及时间,还降低了图书资料的流通率,间接提高了相似书籍的保有量要求,增加了资金成本和空间成本的投入。而随着智能借还系统、智能检索咨询系统、智能机器人的发展,人力资源在得到解放的同时,图书的存取效率、咨询检索的准确程度等都得到了极大提高。此外,借还工作的自动化、智能化管理也为图书的正常借阅与顺畅流通提供了更多的保障,通过逾期提醒等功能提高了图书流通率,也提升了读者体验。

  3.3 图书的编目与典藏管理

  图书的编目工作与典藏管理是图书馆的核心基础工作,使图书、刊物、其他传统及电子资料通过系统的组织、规范,以有序的形式呈现给读者。编目工作的完成情况与完成质量直接影响到数据库质量、文献资源的有效利用、读者的阅读体验等。随着网络信息及人工智能技术在图书馆工作中的广泛应用,现代图书馆的编目工作在内容和方式上都发生了重要的变化。编目员的工作不再是图书、期刊、文献信息的初级整理与加工,而是直接参与到信息资源开发、资源描述与检索、数据规范、数据整合、数据维护工作中[8-9],提高了资源检索的准确程度,使读者通过简单的操作就能从浩繁的资料中精准地找出目标资料,大大提升了资源获取效率。同时,智能系统提供的其他服务,如针对目标读者检索大数据定制的推荐书目、根据不同兴趣群推出的专题书目、图书馆新书通报与网络导读等,都能对读者起到很好的主动引导作用[10]。

  此外,我国已有部分图书馆尝试使用图书盘点机器人对馆藏书籍进行自动化盘点,随时了解图书错架、遗失等情况,实时更新、调整图书位置,便于读者查阅。如:南京大学图书馆使用的基于超高频RFID技术的智能机器人,可将图书漏读率控制在1%以内,且定位精准(精准率达97%),工作效率远高于人力,机器人平均时盘点册数可达10,000册[11]。

  3.4 智能机器人与图书馆自动化

  智能机器人很早就被应用于图书馆的自动化管理工作,如: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亨特图书馆使用了BookBot图书传送系统,图书及其他资料被数字化,并按照一定编码顺序进行存储,在特定的气候条件下具有高达200万件的存储量和极高的传递速度(目录上的任何物品信息均可在5分钟内被导出)。此外,BookBot占地面积极小,仅为传统书架的1/9左右,极大地提高了图书馆的空间利用率及资料存储量,使馆内的有限空间得到了更有效的利用,提升了读者的阅读体验,并间接地扩展了图书馆的功能,如举办学术研讨会及其他主题会议、举办文化展和绘画展等文体活动、开展其他必要的培训活动(学生职业规划、就业指导)等[12-13]。

  3.5 其他方面的业务

  近年来,指纹、图像、人脸识别技术也被越来越多地应用于图书馆管理系统中,如座位管理系统、借阅管理系统等。以浙江理工大学图书馆为例,该馆引进的百度人脸自助查询(借还)机通过对百度云人脸识别API接口的调用,将特定人脸与对应学生的校园一卡通进行绑定,读者可直接刷脸进馆,代替了原始的登记、刷卡进馆等措施,使图书馆的管理工作更为严谨、高效和有序。

  4 人工智能时代的馆员转型要求

  4.1 熟悉传统业务并强化AI领域知识

  由已知的知名图书馆实践可知,成熟的智能系统一般都由馆外独立的企业或研究机构开发,或者与特定图书馆合作开发。受限于原始的知识体系,图书馆一般不具备独立开发AI系统的能力,而馆内工作人员对人工智能几乎没有或仅有粗浅的了解,一般需要经过培训才能适应智能系统的管理,更遑论在系统开发阶段参与系统设计与优化。因此,目前图书馆的智能管理系统一般并不能与图书馆的需求进行完美对接,或仅能适应特定图书馆的特殊需求。图书馆需要根据自身情况进行软件系统的优化与升级,这就要求馆员不仅要熟悉传统业务,并对所在图书馆的特点、需求有所了解,同时还要系统学习AI及相关领域的知识。

  4.2 丰富与创新阅读推广方式,满足读者的多样化需求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广泛应用,虽然从表面上看图书馆对传统馆员的需求量大大降低,但目前图书馆人工智能系统的应用仍然不能完全离开馆员,如对系统的整合利用、对系统的运维以及人机交互平台的搭建等工作仍需有经验的馆员协同推进。同时,图书馆实际可用空间的增加也为图书馆扩展其他业务,如学术研讨、会议、文体活动的举办等提供了便利条件,馆员也要在熟悉原有业务的基础上通过多种途径不断进行探索和拓展,不断增加服务的维度、广度和深度,使自身在人工智能时代依旧能够保持竞争力。

  参考文献:

  [1]杨守芳.人工智能驱动下图书馆创新服务模式研究[J].图书馆学刊,2018(9):56-59.

  [2]王喜文.日本发布《机器人新战略》[EB/OL].[2017-08-24].http://news.xinhuanet.com/info/2015-04/02/c_134118585.htm.

  [3]布和寶力德.人工智能技术在图书馆的应用、挑战及发展趋势[J].图书与情报,2017(6):48-54.

  [4]RussellS,Norvig P.Artificial Intelligence:a modern approach[M].New York:Pearson,2009.

  [5]李开复,王咏刚.人工智能[M].北京:文化发展出版社,2017:26-37.

  [6]尼克波斯特洛姆.超级智能[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5:63-65.

  [7]李慧颖.外文期刊采购经费有效配置及其供应商评价体系建立[D].哈尔滨:哈尔滨工业大学,2009.

  [8]乔燕萍.大数据环境下图书馆的编目工作及对编目员的素质要求[J].图书情报导刊,2016(6):4-7.

  [9]卜书庆.与图书馆共存亡的元数据编制工作[J].国家图书馆学刊,2016(5):3-6.

  [10]王静.网络环境下高职院校图书馆编目工作现状与对策分析[J].信息化服务,2018(2):72-78.

  [11]沈奎林,邵波,陈力军,等.基于超高频RFID的图书盘点机器人的设计和实现[J].图书馆学研究,2016(7):24-28.

  [12]Kushins J.Let Book Bot Bring You Any of This Librarys Two Million Titles[EB/OL].[2018-01-24].https://gizmodo.com/letbookbot-bring-you-any-of-this-library-two-million-1541444173.htm.

  [13]傅平,邹小筑,吴丹,等.回顾与展望:人工智能在图书馆的应用[J].图书情报知识,2018(2):50-60.

本文由知实学术网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学术论文发表知识网。

文章名称:人工智能时代图书馆业务重塑及馆员转型发展研究

文章地址:http://www.zhishixueshu.com/gl/10608.html

杂志社合作

十年平台,长期与1000+杂志社保持着合作伙伴关系

协议保障

可签署保密协议,不透露用户信息跟踪进程,保护个人隐私

期刊种类完备

为您提供较新期刊信息,覆盖大部分地区行业,满足您的要求

实体公司

对公企业账号,放心信任,工商部可查。注册资本金500万

论文发表加急通道

内容推荐
杂志社论文发表流程
有没有免费发表论文的期刊
教师评职称一定要发论文吗
晋升副高的论文必须是近三年发表的吗
课题论文怎么发表
核心期刊论文发表格式
论文只有一个作者叫独著吗
论文挂课题有什么好处
职称论文要求是全国统一吗
课题论文必须是核心刊物吗
论文重复率高被拒影响转投吗
论文致谢词查重吗

一次选择-尽享万方期刊5大极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