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从事评职称论文发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发表,SCI论文发表等学术咨询服务

全国咨询热线

400-789-0626

吉林省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的现实基础与主要路径

来源:知实学术 分类:管理论文 发布时间:2020-08-29 浏览:

  摘 要: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强调提出,要坚持改革创新,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关键在于创新驱动发展。本文从吉林省当前实施创新驱动的条件现状和转变发展方式的紧迫任务说起,分析吉林省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存在的明显差距。在此基础上,提出吉林省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的主要路径。

  关键词:吉林省;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

  中图分类号:F1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0037(2020)4-27-5

  DOI:10.19345/j.cxkj.1671-0037.2020.04.004

  《中国质量》以传播国际最先进的现代管理理念、介绍当代最新的管理方法与工具、宣传国际国内知名企业追求卓越的历程和经验为主要内容,在质量领域具有专业性、应用性和指导性的显著特点。江泽民同志亲笔题写了"中国质量"刊名。

  1 吉林省当前经济形势和实施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的紧迫性

  吉林省不负改革开放历史机遇,在40年里(1987—2018年)经济实现了年均13.90%的高速增长。尤其是2003—2012年,经济年均增长16.19%,与黑龙江省、辽宁省共同创造了东北地区发展的“辉煌十年”。然而,2013年至今,吉林省经济增速出现断崖式下滑。2019年前三季度,吉林省GDP增速不足1%(名义增速0.88%,实际增速1.8%),全国排名垫底,经济下行压力十分突出。

  从市场环境来看,竞争日益加剧。当前国内外环境复杂多变,前景不甚明朗。就外部而言,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盛行;就内部而言,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内外部因素相互交织叠加导致市场竞争、区域竞争日益激烈,行业效益、企业效益一降再降。2017年吉林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亏损企业数量高达598家,较2016年增加了近200家。

  从理念来看,思维方式较为固化。思想是行动的先导,与国内发达省份相比,东北地区企业寻求改革创新的意识不够强烈。一些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处于徘徊等待阶段,被动接受改革,较少自主寻求突破。

  从要素来看,供给压力趋紧。劳动力供给方面:由于吉林省经济发展落后,产业低迷不振,冬季气候寒冷,大量劳动力人口向外转移,剩余劳动力数量逐年减少。2018年,吉林省适龄劳动人口数(15~64岁)占总人口数的比重已由2013年的77.99%下降到67.39%。资金供给方面: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不足对信贷投放形成较大制约。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各地区融资规模存量平均值为5 934.07亿元,吉林省为1 509.74亿元,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从成本来看,优势逐步弱化。原材料成本并未下降。2018年,吉林省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和购进价格指数虽都有增长,但购进价格指数(103.5)高于出厂价格指数(102.8)。购进成本上涨会对企业利润增长产生一定的挤出。社保负担和社会负担依然过重。从业人员收入的增加会相应增加社保的缴费基数。2013—2017年间,吉林省城镇非私营单位从业人员的平均工资上浮43.42%。即使按照社保新政,企业每年需要承担的社保依然过重。此外,企业还有一定的社会负担,尤其是国有企业。例如,企业可能会开办医疗机构、提供职工生活服务、负担下岗职工生活费用以及参与公益项目建设等。

  从投资来看,拉动作用减弱。固定资产投资的减少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当前的经济发展动力不足,增长乏力。2019年前三季度,吉林省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14.4%,降幅持续扩大,比1—8月份扩大4.0个百分点。其中,第一产业同比下降54.2%,第二产业同比下降37.3%,第三产业同比下降1.4%。其中,第二产业中,制造业投资下降36.2%。

  从技术来看,自主创新薄弱。美国对我国发动的贸易战直接暴露了我国自主创新不足的短板,也改变了吉林省对外贸易环境。美国作为科技创新领跑国家,对我国实施的技术封锁,必然也对吉林省经济发展和转型升级产生一定压力,倒逼吉林省走自主创新之路。

  从环保来看,问题依然突出。截至2019年3月,督察组交办的群众举报问题已基本办结,其中责令整改企业达662家,立案处罚企业283家,罚款2 062万元[1]。辽河流域13个省级以上工业园区中,有7个未按要求建设污水集中处理设施。2018年吉林省组织对煤炭销售企业煤质抽检时发现,全省不合格率竟达21.7%。企业若依然按照传统路径发展必然难以为继,还会增加整改成本。

  转型正当其时,创新恰是出路。吉林省已处于转变发展方式、重新提振经济增长的关键时期,要深刻认识吉林省产业转型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准确把握以创新为主要动力的转型方式,探索吉林省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的路径。

  2 吉林省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存在的明显差距

  近年来,吉林省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推进改革创新,研究出台了《省委省政府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意见》《省委省政府关于进一步激发人才活力服务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依法保障全省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意见》等政策措施文件,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添油助力。但也要清醒地认识到,吉林省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还有很多问题尚未解决。

  2.1 思想观念存在转变差距

  2.1.1 思想观念比较守旧。一些领导干部和市场主体思想不够解放,工作因循守旧,缺乏创新的魄力与干劲。长期形成的以要素驱动和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路径观念仍未有突破性的转变,致使市场主体缺乏创新活力,科研人员没有动力,领导干部丧失信心。

  2.1.2 重视程度不够。2017年吉林省政府资金支持工业企业R&D经费为3.08亿元,远低于浙江(91.58亿元)、江苏(25.94亿元)等省份。吉林省60个县(市、区)中,有本级财政科技经费的只有12个,占20%。最高经费为1 000万元,最低为1万元。此外,独立的科技管理机构少,全省仅有29个,科技管理职能难以落实到位。

  2.1.3 服务意识不强。突出表现为政策落实不到位。與此同时,涉企服务机制尚不健全,政企沟通渠道不畅,反映问题落实跟不上。例如,部分政府基层人员办事效率低,拖办、延办问题严重,使得企业因政策逾期而无法享受相关优惠政策,有损企业再投资意愿。

  2.2 创新基础存在数量差距

  2.2.1 创新主体规模不足。2017年吉林省参与R&D活动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有386家,仅占企业总量的6.4%。其中,高新技术企业数量526家,远少于广东(33 356家)、北京(20 297家)、江苏(13 278家)等省市,仅居全国第29位。

  2.2.2 科技研发投入不足。吉林省研发投入强度呈逐年下降的趋势。2018年R&D为0.76%,远远落后于国家平均水平(2.19%),与北京(6.17%)、上海(4.16%)、广东(2.78%)等省市差距较大。

  2.2.3 科研机构数量不足。吉林省重点大学仅有1所,与北京(33所),江苏(15所)、上海(13所)相差甚远。拥有国家重点实验室仅12家,也少于江苏(20家)、湖北(18家)等省份。

  2.2.4 科技人才数量不足。截至2017年底,吉林省拥有两院院士28人,远少于江苏(450人)、浙江(375人)、广东(145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R&D研究人员约为2.1万人,相比较而言,不足广东(45.7万人)和江苏(45.6万人)等省份的1/20。

  2.3 创新平台存在能级差距

  2.3.1 顶级创新平台数量少。截至2018年底,吉林省拥有国家级开发区和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各5家。其他省份拥有数量远多于吉林省。例如,江苏省分别为26家、17家,山东省分别为15家、13家。

  2.3.2 空间布局不合理。平台建设过于追求地区平衡,忽视了资金、土地等资源配置优化问题。吉林省5个高新区(长春高新区、吉林高新区、延吉高新区、长春净月高新区和通化医药高新区)分布较散。此外,相关产业集聚水平低,同一项目和产业分布在不同园区的情况很多。

  2.3.3 服务效果不理想。吉林省创新平台建设不足、发展滞后,产业、要素以及人才集聚效应较差,往往只承担单一领域、小投资规模的改革任务和服务业务。平台功能发挥差强人意,造成创新项目、创新成果与产业链、供应链脱节。

  2.4 金融支持存在结构差距

  2.4.1 间接融资占比较高。吉林省直接融资占比低,致使企业融资贵问题一直无法缓解。2018年,吉林省直接融资规模为300亿元,是社会融资增量比重的19.87%,远低于北京(41.57%)、上海(32.99%)和天津(23.25%)等省市。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额由2017年的150亿元降低到17亿元,对间接融资形成较大依赖,更不利于资金流入创新领域。

  2.4.2 民间投资主体较少。长期以来,我国各地区科研经费中的绝大部分(近八成)是来自于当地企业的自主性投入。2017年吉林省工业企业R&D经费支出中,企业资金71.38亿元,与江苏(1 794.12亿元)、浙江(1 151.55亿元)差距较大。

  2.4.3 政府引导资金不足。截至2017年底,我国政府投资基金共设立1 501支,总目标规模超过9.5万亿元。吉林省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总规模10亿元,产业投资基金1 000万元。与政府引导基金排名靠前的深圳、山东、江苏、湖北和浙江等省市差一个数量级。

  2.5 创新环境存在政策差距

  2.5.1 服务政策有不足。例如,项目审批问题仍较为突出。2019年,吉林省全面开展工程建设项目审批制度改革,将一般社会投资项目压缩至80个工作日以内。但与国内其他省份相比仍有不小差距,如福建厦门(40个工作日)、北京(45个工作日)。

  2.5.2 管理政策不到位。政府管理越位和错位现象并存。一方面,部分企业反映有些地方政府在竞争性领域出台不适宜企业市场化发展政策,干预较多;另一方面,政府还存在对市场规则把握和理解不深,因而出现下放权利不适宜、监管有错位等行为。

  2.5.3 财税政策不公平。目前,吉林省企业税收种类繁多,限制性规定繁杂,企业所得税负担较重。税收政策落实与政策制定本意存在偏差,中小微企业依然存在较多的创新门槛和障碍。此外,部分征税部门争抢税源,企业重复缴纳税款的事情时有发生。当然,这很大程度上也是吉林省所处地理位置和财力所决定的。

  2.5.4 人才政策力度偏弱。近两年“抢人大战”持续上演,凸显了对人才的重视程度。2019年7月,吉林省人社厅发布吉林省人才18条政策“1+3”配套实施细则。在原有政策基础上,进一步提高了人才培养、使用和激励的政策待遇。但是与其他省市相比,依然存在提升空间。当然,这很大程度上也是吉林省所处地理位置和财力所决定的。

  3 吉林省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的主要路径

  吉林省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是要靠创新驱动。创新包括思想观念创新、体制机制创新、技术创新和产业创新,其中落脚点是企业和产业创新。要切实发挥创新作为第一动力的驱动作用,围绕推动吉林省企业和产业创新,加强顶层宏观设计,促进要素流动与集聚,推进全创新链融合,注重增强产业基础能力和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注意加强对外开放和合作,全力助推吉林省传统优势产业转型升级、一些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突破,新经济新产业新业态蓬勃发展,形成创新主体活跃、创新要素集聚、创新能力提升、创新氛围浓郁的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新局面。

  3.1 加强顶层宏观设计,实现多元创新主体协同

  顶层宏观设计是创新战略规划得以顺利实施的基础步骤。只有加强顶层宏观设计,强化体制机制的宏观指导,才能提升服务能力和效率,营造良好的创新生态,实现政府、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创新服务机构以及投资机构等主体的协同创新发展。因此,要进一步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成立由省政府主要领导任组长,发改委、工信厅、科技厅及相关园区等管理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建设工作领导小组,负责创新驱动建设的重大决策及规划实施方案,打破区域分割、市场分割和部门利益的藩篱,确保全省上下思想统一、行动一致。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进一步下放管理权限,由创新主体根据发展需要,自主选择发展路径,自愿抱团发展。要更加重视创新体制机制的管理和完善,建立健全各部门协调机制,积极沟通协调,主动服务,提高涉企服务能力和效率。建立政策实施跟踪评价机制。强化政策评估,提高政策的协调性、可持續性,确保政策能够推进创新集群各主体之间协同运行。进一步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大力发展针对产学研协同的政策性基金,增强各创新主体协同意愿。发挥财政资金对产学研协同引导作用,活跃各创新主体投资氛围。

  3.2 完善激勵机制,促进创新要素集聚

  采取“引进高技术、高附加值的企业取代低技术、低附加值的企业”的方式和做法,可以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提升产业链水平,但会随着各地区产业普遍转型升级而丧失竞争优势,因而并非长久之计。强化利益驱动,实现资金、人才、技术、信息等创新要素集聚,才是推进吉林省经济内生发展和厚植吉林省经济竞争优势的主要抓手。因此,要建立创新要素流动的评价考核机制。管理部门应坚持整体协同发展导向和开放共享发展理念,注重创新要素流动的长期效果,引导和促进各创新要素的自由流动和集聚。定期开展政策实施效果评估工作,确保政策的科学性和实效性。要探索建立创新要素利益分配机制,注重成果导向,以创新要素在成果实际转化中的贡献比例为依据进行利益分配,要平衡兼顾创新要素所属单位及创新要素自身两者间的利益,最大限度激发和促进创新要素流动和集聚的积极性和可能性。推进产权管理体制机制改革,保障创新要素所属单位和所有者的所有权、经营权和使用权,保障其合理、合法收入,鼓励和支持创新要素集聚,为创新要素集聚创造良好生态。

  3.3 搭建数字化平台,推进全创新链融合

  传统创新平台更多体现的是创新要素、创新产业空间上的集聚,各创新主体之间、缺乏沟通交流、成果难以共享,不利于衍生出新经济新产业新业态。随着数字经济时代来临,数字平台为此提供了新方案,它能加快创新集群内各创新主体之间的交流和互动,大力推进产业链、要素链、创新链、服务链、生态链的深度融合。当务之急,由省委省政府牵头,成立数字平台建设领导小组,全力打造融合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的新型“云大物智”数字平台。研究建设数字管理平台,建立完善的数字平台整体制度框架,进一步加强跨地区、跨部门、跨行业、跨院所的综合协调管理能力和管理功能,促进各地市全创新链数字化协同发展。大力推进数字综合服务平台,围绕全创新链服务、数据共享等功能模块,借助行业领先的数据科学管理和处理技术,深度挖掘数据价值,提高全创新链各环节横纵向数字化服务水平和服务效率。加快数字中介服务机构建设,扶持建设一批专利代理、技术评估等数字化中介服务机构,补齐全创新链服务不足的短板。推动数字平台监管体系建设,以保障平台数据安全和维护全创新链整体利益为目的,探索建立全创新链监管网络,形成全创新链各方主体互相监督、合作治理的监管模式。

  3.4 扩大对外开放,推进能源和农业等领域国际合作

  新一轮国际分工和产业链条正在重构,吉林省应抓住机遇,围绕推进重点领域战略合作,扩大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引导支持企业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加快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水平现代化,在开放合作中形成更强创新力、更高附加值的产业链[2]。要推动龙头企业参与境外基础设施建设和产能合作。围绕高铁、轨道客车、工程机械以及先进装备制造等支柱产业,升级产业、企业参与境外市场分工和市场竞争的形式。依托龙头企业带动,加快产业链上下游相关产业联动发展和转型升级,促进产业和企业抱团出境,扩大向外输出创新产业产品的规模。加强对外科技、人才交流与合作。围绕生命科学和医药健康产业、新能源产业、技能环保产业、新材料、先进装备制造、绿色智能开发制造技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以建设产业技术战略联盟和引进高端科技人才为突破口,利用现有合作基础,推动与以色列、俄罗斯、乌克兰等科技强国的协同创新和联合攻关,进一步增强产业基础能力和自主创新能力,提升产业链现代化水平。积极承揽国际离岸外包业务,依托诸如出口加工制造业园区等产业园区平台,着重发展软件与信息服务、数字创意、互联网金融、商贸服务等新经济业态,加强服务外包业务承揽能力,拓展服务外包业务范围,促进新经济新产业新业态蓬勃发展。

  3.5 进一步进行体制机制创新,打造飞地经济

  为更好地促进区域经济均衡、充分、高质量发展,吉林省应发挥粮食、钢铁、石化原材料等资源优势,围绕汽车产业、石油和化工产业、农产品加工业等支柱产业,以及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选择部分地区进行飞地经济建设,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打造人才和营商环境的特区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乐园。重点创新规划、合作、管理和税收等机制。在规划和合作上,坚持统筹省内经济发展的同时,还应充分考虑支持飞地经济建设合作方的意愿和方案,共同研究商定完善规范的、操作性强的规划和合作机制,共同参与飞地经济建设和运营管理设计,优化两地的资源配置和市场运作。创新运营管理机制,要克服行政边界的束缚,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为避免两地共建共管带来的摩擦和矛盾,建议采取飞出地托管、代管方式,促进创新要素的流动和集聚效率的提高。在具体操作上,可引入发达地区飞地经济的成功管理模式,推行专业化、智能化、市场化管理。创新税收管理机制,建立健全飞地经济税收管理的长效机制,不仅要为参与飞地经济建设的企业创造灵活宽松的征税环境,还要通过税收处理好双方的利益再分配与风险分担问题,最大限度地激发飞地经济建设的吸虹效应。

  参考文献:

  [1] 寇江泽.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向吉林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察意见[EB/OL].(2019-05-14)[2020-02-20].https://news.rednet.cn/content/2019/05/15/5514070.html.

  [2] 韩剑.长三角区域一体化:打造世界级开放城市群[EB/OL].(2020-01-19)[2020-02-20].http://www.chinatoday.com.cn/zw2018/bktg/202001/t20200119_800190363.html.

  The Realistic Foundation and Main Path of Innovation-driven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in Jilin Province

  Li Zheng, Wang Xiaoming

  (Jilin University, Changchun Jilin 130012)

  Abstract: The fourth Plenary Session of the 19th CPC Central Committee emphasized that we should adhere to reform and innovation, improve the system and mechanism of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and promote high-quality economic development. The key to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is innovation-driven development. This paper started from the current condition of implementing innovation-driven development and the urgent task of changing the development mode in Jilin province, and analyzed the obvious gap of innovation-driven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in Jilin Province. On this basis, the paper put forward the main path for Jilin Province to drive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through innovation.

  Key words: Jilin Province; innovation-driven; high-quality development

本文由知实学术网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学术论文发表知识网。

文章名称:吉林省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的现实基础与主要路径

文章地址:http://www.zhishixueshu.com/gl/12515.html

杂志社合作

十年平台,长期与1000+杂志社保持着合作伙伴关系

协议保障

可签署保密协议,不透露用户信息跟踪进程,保护个人隐私

期刊种类完备

为您提供较新期刊信息,覆盖大部分地区行业,满足您的要求

实体公司

对公企业账号,放心信任,工商部可查。注册资本金500万

论文发表加急通道

内容推荐
一篇论文能结题两个基金吗
发论文挂课题与不挂课题区别
职称论文可以是专利么
期刊停刊后论文还能用吗
杂志社论文发表流程
有没有免费发表论文的期刊
教师评职称一定要发论文吗
晋升副高的论文必须是近三年发表的吗
课题论文怎么发表
核心期刊论文发表格式
论文只有一个作者叫独著吗
论文挂课题有什么好处

一次选择-尽享5大极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