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从事评职称论文发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发表,SCI论文发表等学术咨询服务

全国咨询热线

400-789-0626

协同创新项目中动态的利益冲突及应对策略研究

来源:知实学术 分类:管理论文 发布时间:2020-09-30 浏览:

  摘 要:针对当前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研究中静态评价的不足,提出一种基于二元语义-QFD技术的多阶段动态利益冲突评价模型。首先利用模糊层次分析方法计算协同创新项目成功各指标权重,并运用二元语义模型得出利益冲突的严重程度,最后建立QFD模型得到利益冲突应对策略的重要程度,从而明确协同创新项目不同阶段的最严重利益冲突及最优应对策略。实证研究表明:不同利益冲突的严重程度在协同创新项目的各阶段呈现出不同排序,使得各阶段利益冲突应对策略的优先级产生显著差异。

  关键词: 多阶段;利益冲突;协同创新项目;QFD技术;二元语义模型

  中图分类号:F28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1003-7217(2020)04-0133-09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71473076,71573078)

  《管理科学学报》(月刊)曾用刊名:(决策与决策支持系统)1992年创刊,是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管理科学部主办,天津大学承办,我国管理科学领域具有权威性的一级学术刊物。

  一、引 言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要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当前,中国的科技创新资源大都集中在高校以及科研院所,相比之下企业的创新实力比较薄弱,因此,协同创新逐渐成为技术创新的主要方式和重要发展方向,成为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必然选择[1,2]。中国大约90%的重大技术创新项目都以协同创新开展,然而科技成果转化率低于发达国家40%~50%的技术转化水平[3],造成这一现象的关键原因之一就是利益冲突。协同创新项目各参与方在项目的不同阶段存在着诸多冲突因素,且利益冲突是各主体之间最关键、最突出的问题,利益冲突水平过高势必会对项目绩效及合作关系产生消极影响,从而严重影响协同创新项目的持续稳定发展。因此,为了更有效地解决利益冲突,以保证项目的顺利实施,应当充分考虑利益冲突的严重程度,在此基础上,有针对性地确定利益冲突的应对策略,对于协同创新项目本身效率的提高以及有效管理都非常重要。

  实践中,由于利益冲突导致的经济损失、道德风险、法律纠纷、项目成功率低等问题非常严重,而协同创新可以通过协调多个项目参与方的利益冲突来实现项目目标。我国协同创新已经进入了迅速发展阶段,但合作范围相对狭窄,且从科学理论到技术成果的转化率也很低。针对协同创新存在的问题,已有学者从协同创新效率、网络结构以及关键影响因素等方面进行了广泛讨论[4-6],然而,对于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的研究尚不够深入。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是指由于各种不同利益诉求的驱使而引发的各个利益主体之间矛盾与竞争的现象。由于企业、高校及科研院所等在项目中所处的角色和地位不同,易由利益分配不均、企业文化不同、信息沟通不畅等引发冲突。这种利益冲突不仅会破坏各利益主体之间良好的合作氛围,也会影响项目各方的满意度,并影响协同创新项目的成功。

  在中国协同创新项目的失败率高达40%~70%的环境下[7],如何更有效地解決多阶段动态利益冲突问题,确保协同创新顺利进行,成为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但在大多数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的研究中,忽略了随着项目的进行,不同阶段利益需求变化的动态特征。因此,本文以协同创新项目的进行过程为依据进行阶段划分,根据各阶段不同的利益冲突特征有针对性地设计解决方案,系统地考虑协同创新项目生命周期内利益冲突的阶段性、动态性特点。同时,建立基于二元语义的改进QFD模型,以期构建利益冲突严重程度——应对策略质量屋,保证决策结果的精确性,从而提高协同创新的成功率。

  二、文献综述与理论分析

  (一)协同创新的内涵

  协同概念是德国物理学家哈肯在系统论中最早提出的,20世纪80年代后,协同思想逐渐被应用到创新系统理论中[8]。协同互动作为一种渠道,可以加强对合作的理解,有助于更好地了解客户需求,是创新的一个重要因素,有利于改善从供应方到需求方的信息流[9]。对于协同创新的内涵,国内外学者理解不一。Thong等从文化角度提出协同创新是通过全面重组形成的更加开放、注重协作和成果的新组织形式,它能与外部公司和合作者实现密切联系[10]。Bucic等指出协同创新是从具有社会或经济价值的企业之间的合作环境中衍生出的一种新的解决方案[11]。由于不稳定的客户需求和快速的产品淘汰,以及环境不确定性显著增加等,使得企业考虑从企业间的协作环境中产生创新的能力,即协同创新能力[12]。刘春艳认为产学研协同创新是以利益共享、风险分担为原则,企业和学研方共同参与研发,充分释放各自的创新要素,从而实现多种创新资源与创新主体之间的协调、配置和整合[13]。易晓波等提出一种产学研合作与科技创新的新组织范式——政产学研科技协同创新,即企业、高校、科研院所等主体在政府、金融机构以及科技中介机构等利益相关者的指导和支持下,基于优势互补、资源分享,协作进行科技研发、人才培养、生产营销等活动[14]。由此,本文认为协同创新是以知识增值为重点,企业、科研院所、政府等为了实现重大科技创新而展开的大跨度整合的创新组织形式。

  (二)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的主要形式

  协同创新被认为是技术创新的主要方式和重要发展方向。协同关系之所以能够建立,是因为各主体具有不同的优势资源,能够达到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然而,冲突是多个主体之间协同关系的固有属性,它指的是在同一系统中相关联的各主体因为既定目标和追求利益的不同而存在分歧或者相互对立的情况,其诱发因素贯穿于协同创新项目的始终。冲突水平过高会影响主体间合作的积极性、增大运行成本并导致其他不理性行为,造成组织功能运转失常。因此,控制冲突水平对于协同创新项目主体的稳定性甚至创新效率的提升都非常重要[15]。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的本质是利益的斗争性与同一性,要做到协调得当,统筹经济利益、政治利益和文化利益之间的关系,更好认识主体利益差别,解决利益矛盾与冲突,使利益的创造、交换、分配和实现在公平与效率原则下达到和谐一致,形成协同创新的利益共同体,需要立足整体利益视角和不同利益客体发展运动内在规律[16]。

  协同创新项目中知识产权可划分为:原有知识产权、阶段性创新成果与阶段性创新成果的后续改进成果。原有知识产权在合作形成时,就已经由合作者签订了知识产权共享使用协议书,规定项目过程中的共享方式、范围及违约责任等。但是阶段性创新成果是在合作过程中经研发而得到的知识产权,阶段性创新成果的后续改进成果是对阶段性创新成果的再改进创新,有必要适当处理这部分知识产权的归属等问题[17]。而我国研发经费主要来源于企业和政府,其他渠道资金非常有限①。政府的投资大多是出于非营利性质,相对于企业来说,风险非常小,所以,本文只研究企业费用支付冲突,因其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将协同创新项目的生命周期划分为项目启动前、项目实施中与项目完成后三个阶段,协同创新项目的冲突水平和内容在不同阶段差异较大,为防止利益冲突导致项目失败,对不同阶段的常见利益冲突分别进行分析。

  项目启动前是技术、资金、知识等资源投入的敏感期,此阶段项目主体之间的信任和沟通机制尚未完全建立,各方对利益的预期有显著差异,因此,利益分配冲突水平较高[18]。协同创新项目的各主体目标存在天然差异,企业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而学研方不仅希望吸引更多的资源,也希望可以获得实现和发展其科学潜力的机会,并依赖这种合作作为未来研究的新思路来源,由此形成严重的战略分歧。在合作成果利益分配标准不确定的状态下,协同创新项目的“主角”和“配角”极易造成创新群体内部的分歧与矛盾,产生决策权冲突[19]。同时,基于对知识产权的表层认识,其可见的利益有限,谈判各方地位悬殊,弱势的一方会选择妥协,各方比较容易达成一致协议,知识产权冲突较弱。此时,若企业没有按计划支付费用,则无法顺利启动项目。

  项目实施阶段随着成员间彼此认识的加深,各主体由于价值观不同而造成个人价值观冲突。同时,由于组织惯例、组织文化、思维方式等方面的分歧、对立或排斥,随着冲突主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呈现出管理权限冲突、管理文化冲突以及管理流程冲突等,阻碍合作的进行[15]。此外,由于个人和组织之间无法协同的影响,易导致个人短期利益与组织长期利益、个人局部利益与组织整体利益之间的冲突[20]。此时,若企业不能按照计划支付费用,将导致项目不能取得应有的收益。

  项目完成后阶段所涉及的核心利益和发生冲突的要素较多。首先,新合作结果的产生造成利益分配冲突。同时,协同创新项目完成后,得到的创新成果可见利益巨大,并且以知识产权的形式存在,由于协同创新项目创新成果的效益滞后性的特征,知识产权归属冲突在项目实施过程中并不能完全解决,主体间知识产权冲突加剧,并持续至创新成果分配完成。从参与协同创新的个体来看,协同创新项目中各方对项目目标利益的诉求有所差别,使得多元化主体间利益产生摩擦,易造成个人利益受损[21,22]。此阶段若企业没有按照计划支付费用,将会大大降低合作各方的整體满意度,甚至影响协同创新项目的后续发展。

  因此,借鉴已有研究文献的思路[23],协同创新项目多阶段动态利益冲突形式如图1所示。

  三、基于二元语义-QFD技术的利益冲突评价模型构建

  QFD即质量功能展开(Quality Function Development),它是一种将市场需求或客户需求转变为技术要求的系统性质量设计方法[24]。该方法将预期需求转化为质量特征,并利用客户需求和技术特征之间的关系进行系统开发。

  QFD中最关键、最核心的阶段就是确定客户需求,并计算客户需求的权重。一般情况下,客户是根据个人的经验、知识或能力来描述需求,大多数情况下所得评价值并不准确,只能以模糊数的形式表示。因此,一般将模糊集理论与QFD技术相结合[25,26]。为了避免区间语言评价的信息失真,还运用模糊集理论中的区间二元语义方法来确定QFD中客户需求权重[27]。由此,提出基于二元语义-QFD技术的利益冲突评价方法,如图2所示。在对数据进行搜集整理的基础上,运用FAHP方法计算协同创新项目成功各指标权重,并依据利益冲突对项目成功的影响,建立二元语义模型得到利益冲突的严重程度;最后,利用改进QFD技术得出利益冲突应对策略的重要程度。

  (一)改进QFD技术

  与传统的QFD方法在形式上相似,改进的QFD技术将项目当作产品,以项目成功损失的程度表示利益冲突的严重程度,依据不同利益冲突和应对策略之间的关联程度,得到最终的核心应对策略。这种技术利于在项目的不同阶段确保选择最优策略,保证项目建设更加符合特定需求。要实践QFD必须建立HOQ(质量屋),HOQ的旁侧描述了利益冲突的严重程度;天花板部分是利益冲突的应对策略;房间部分是利益冲突与应对策略的关系矩阵,表示不同利益冲突与应对策略之间关系的关联程度;屋顶部分是自相关矩阵,表示各个应对策略之间的相关程度;地板部分显示利益冲突应对策略的重要度。

  QFD技术的实施步骤如下:(1)结合协同创新项目的实际情况,确定协同创新项目在不同阶段的利益冲突表现形式,这是模型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的关键。

  (2)以利益冲突影响协同创新项目成功的程度表示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的严重程度。运用专家咨询法,在专家打分的基础上结合实际经验,对利益冲突进行挖掘分析,并充分考虑利益冲突造成项目损失的程度,作为利益冲突严重程度的数据评判。

  (3)将利益冲突的严重程度转换为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的期望应对策略,得到“利益冲突应对策略”转换表。通过查找文献并咨询项目相关专家,并结合实际情况,将利益冲突转换为实际的应对策略。

  (4)构建质量屋。利益冲突严重程度取五个等级:1、2、3、4、5分别表示利益冲突对项目成功的影响程度为几乎无影响、影响较小、一般、影响较大、影响非常大。并依据不同利益冲突与应对措施之间的关联程度,得出利益冲突应对策略的重要度。

  (二)二元語义模型

  Herrera等[28]提出基于符号平移的二元语义方法,将偏好信息转化为二元语义信息,即用二元组(Si,αi)来评价和代表连续域上的语言评价信息。其中Si、αi的含义如下:Si为事先定义好的由奇数个元素构成的语言评价集S中的第i个元素,把语言短语转变为二元组以保留原始的信息,比如由五个元素构成的语言评价集S可定义为:S=

  Symbol{A@ S5=FZ(非常重要),S4=Z(重要),S3=YB(一般),S2=C(差),S1=FC(非常差)

  Symbol}A@ ;对应数值取值为:{S5=5,S4=4,S3=3,S2=2,S1=1}。αi为符号转移值,它体现了所计算语言信息Δ(β)和最靠近语言短语Si之间的偏差,满足αi∈[-0.5,0.5)。

  首先,如果Si∈S是一个语言术语,那么,S自然集中的语言短语Si就可以变为相应的二元语义形式,只需要加0进行符号平移即可,函数表示如下:

  θ:S→S×[-0.5,0.5)

  θ(Si)=(Si,0),Si∈S(1)

  设S是语言评价集,β∈0,T是语言短语S通过某种集结运算所得实数,则β可用如下函数Δ得到其二元语义形式(Si,αi):

  Δ:0,T→S×[-0.5,0.5)

  Δ(β)=(Si,αi)=Si,i=Round(β)

  αi=β-i,αi∈[-0.5,0.5)(2)

  其中β∈0,T,T+1是S的势,代表语言评价集S中元素个数。且设i=Round(β),Round代表四舍五入的取整运算。

  与上述函数相对应,存在一个逆函数Δ-1,使二元语义转换为相对应的数值β∈0,T,即:

  Δ-1:S×[-0.5,0.5)→0,T

  Δ-1(Si,αi)=i+αi=β(3)

  为了进一步实现多项二元语义信息的集成,从而达到多目标、多属性评价的目的,假设(S1,α1),(S2,α2),…,(Sm,αm)为语言评价集S上的一组二元语义信息,评价指标中权重为ω,相应的权重向量为ω=(ω1,ω2,…,ωm),ωm∈0,1,且∑m1ωm=1。设{(ω1,α1),(ω2,α2),…,(ωm,αm)}是相应的二元语义权向量,那么,二元语义的有序加权平均算子就定义为:

  (,)=Δ∑m1(Δ-1(Sm,αm)Δ-1(ωm,αm))∑m1Δ-1(ωm,αm)

  ∈S,∈[-0.5,0.5)(4)

  四、实证分析

  (一)变量选择及数据收集

  以参与协同创新项目的企业、高校、科研院所等为对象发放调查问卷。项目的核心企业所属的行业如图3所示,超过19个行业。企业所在地域分别来自22个省市区②,所以具有广泛的代表性。调查问卷的发放人群为项目技术负责人、项目经理、项目骨干、项目辅助人员等,要求受访者回答有关“利益冲突与项目成功”的问题。问卷主要委托项目负责人进行发放,从2018年7月开始,历时3个月,共发放问卷300份,去除信息不完善或者存在明显不真实信息的问卷,有效问卷共255份③,有效回收率为85%,符合样本数据要求。其中,受访者为项目技术负责人的占9%、项目经理占比12%、项目骨干占比19%、项目辅助人员占比50%、了解该项目人员占比10%。同时,考虑到有些地区的数据收集困难且其数据可由同类型城市的数据代表,认为样本数据具有较广泛的地理及行业分布,符合研究要求。

  采用的量表来自国内外现有文献和专家访谈。利用课题前期搜集的指标构建初始量表,通过咨询相关专家对量表予以修正。基于已有研究[29-31],设计了协同创新项目成功的测量量表;Blake和Mouton[32]提出了五种冲突管理类型:退出型、缓和型、强制型、折衷型和问题解决型,因此,基于潘华实[33]等的研究,将利益冲突的严重程度转化为利益冲突应对策略。变量的定义见表1[17,29-31,33]。

  (二)项目成功各指标权重的确定

  邀请五位专家针对协同创新项目成功的各指标重要性利用0.1~0.9五标度进行两两比较,模糊互补判断矩阵如下所示:

  A1=0.5 0.6 0.6 0.4 0.6 0.30.4 0.5 0.6 0.4 0.6 0.40.4 0.4 0.5 0.4 0.6 0.40.6 0.6 0.6 0.5 0.4 0.50.4 0.4 0.4 0.6 0.5 0.40.7 0.6 0.6 0.5 0.6 0.5

  A2=0.5 0.3 0.3 0.3 0.5 0.30.7 0.5 0.1 0.4 0.4 0.30.7 0.9 0.5 0.8 0.5 0.70.7 0.6 0.2 0.5 0.7 0.50.5 0.6 0.5 0.3 0.5 0.40.7 0.7 0.3 0.5 0.6 0.5

  A3=0.5 0.5 0.1 0.3 0.4 0.40.5 0.5 0.4 0.6 0.7 0.40.9 0.6 0.5 0.4 0.4 0.40.7 0.4 0.6 0.5 0.5 0.40.6 0.3 0.6 0.5 0.5 0.40.6 0.6 0.6 0.6 0.6 0.5

  A4=0.5 0.4 0.3 0.6 0.6 0.20.6 0.5 0.3 0.6 0.6 0.30.7 0.7 0.5 0.7 0.7 0.30.4 0.4 0.3 0.5 0.5 0.20.4 0.4 0.3 0.5 0.5 0.20.8 0.7 0.7 0.8 0.8 0.5

  A5=0.5 0.5 0.9 0.4 0.3 0.40.5 0.5 0.2 0.4 0.4 0.40.1 0.8 0.5 0.3 0.3 0.20.6 0.6 0.7 0.5 0.4 0.30.7 0.6 0.7 0.6 0.5 0.40.6 0.6 0.8 0.7 0.6 0.5

  運用行和归一化得到其排序向量:

  ω(1)=(0.167 0.163 0.157 0.173 0.157 0.183)T

  ω(2)=(0.140 0.147 0.203 0.173 0.160 0.177)T

  ω(3)=(0.140 0.170 0.173 0.170 0.163 0.183)T

  ω(4)=(0.153 0.163 0.187 0.143 0.143 0.210)T

  ω(5)=(0.167 0.147 0.140 0.170 0.183 0.193)T

  由Wij=Wi-Wj+0.5(其中i=1,2,…,n;j=1,2,…,n)求得权重矩阵:

  W1=0.5 0.504 0.510 0.494 0.510 0.4840.496 0.5 0.506 0.490 0.506 0.4800.490 0.494 0.5 0.484 0.500 0.4740.506 0.510 0.516 0.5 0.516 0.4900.490 0.494 0.500 0.484 0.5 0.4740.516 0.520 0.526 0.510 0.526 0.5

  W2=0.5 0.493 0.437 0.467 0.480 0.4630.503 0.5 0.444 0.474 0.487 0.4700.563 0.556 0.5 0.530 0.543 0.5260.533 0.526 0.470 0.5 0.513 0.4960.520 0.513 0.457 0.487 0.5 0.4830.537 0.530 0.474 0.504 0.517 0.5

  W3=0.5 0.470 0.467 0.470 0.477 0.4570.530 0.5 0.497 0.500 0.507 0.4870.533 0.503 0.5 0.503 0.510 0.4900.530 0.500 0.497 0.5 0.507 0.4870.523 0.493 0.490 0.493 0.5 0.4800.543 0.513 0.510 0.513 0.520 0.5

  W4=0.5 0.490 0.466 0.510 0.510 0.4430.510 0.5 0.476 0.520 0.520 0.4530.534 0.524 0.5 0.540 0.544 0.4770.490 0.480 0.460 0.5 0.500 0.4330.490 0.480 0.456 0.500 0.5 0.4330.557 0.547 0.523 0.567 0.567 0.5

  W5=0.5 0.520 0.527 0.497 0.484 0.4740.480 0.5 0.507 0.477 0.464 0.4540.473 0.493 0.5 0.470 0.457 0.4470.503 0.523 0.530 0.5 0.487 0.4770.516 0.536 0.543 0.513 0.5 0.4900.526 0.546 0.553 0.523 0.510 0.5

  若取λ1=λ2=λ3=λ4=λ5=1/5,则得到综合判断矩阵和对应的综合权重矩阵为:

  =0.5 0.460 0.440 0.400 0.480 0.320 0.540 0.5 0.320 0.480 0.540 0.360 0.560 0.680 0.5 0.520 0.500 0.400 0.600 0.520 0.480 0.5 0.500 0.380 0.520 0.460 0.500 0.500 0.5 0.360 0.680 0.640 0.600 0.620 0.640 0.5

  W-=0.5 0.495 0.481 0.488 0.492 0.464 0.504 0.5 0.486 0.492 0.497 0.469 0.519 0.514 0.5 0.505 0.511 0.483 0.512 0.508 0.495 0.5 0.505 0.477 0.508 0.503 0.489 0.495 0.5 0.472 0.536 0.531 0.517 0.523 0.528 0.5

  求得:

  CI(A1,W1)=0.009<0.1;CI(A2,W2)=0.010<0.1;CI(A3,W3)=0.009<0.1;CI(A4,W4)=0.006<0.1;CI(A5,W5)=0.005<0.1;CI(A6,W6)=0.015<0.1;CI(,W-)=0.009<0.1。

  A1~A6及都是一致性可接受的,因此,可以在綜合所有专家的意见后,得到总权重向量为W=(0.153 0.158 0.172 0.166 0.161 0.189),即为所有专家的简单加权平均数。

  (三)利益冲突严重程度的确定

  采用五粒度语言短语集把语言短语转化成二元组,即:S=

  Symbol{A@ S5=TZ(特别严重),S4=Z(严重),S3=YB(一般),S2=BZ(不严重),S1=DZ(几乎无影响)

  Symbol}A@ ,对应数值取值为:{S5=5,S4=4,S3=3,S2=2,S1=1},利益冲突对项目成功影响的评价信息见表2。

  综合专家的评价信息,按照公式(4),采用二元语义有序加权平均算子得出利益冲突严重程度的综合评价结果如下:

  W={(YB,0.34),(YB,0.24),(YB,0.36),(YB,-0.10),(YB,-0.20),(YB,0.13),(YB,-0.47),(YB,-0.31),(YB,0.30),(YB,0.36),(BZ,0.40),(BZ,0.07),(BZ,0.05),(BZ,-0.05),(BZ,-0.31),(BZ,0.17)}

  (四)利益冲突应对策略重要度的确定

  基于255个协同创新项目的调研数据构建QFD模型,对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最常选用的应对策略进行统计分析,以此作为利益冲突与应对策略之间緊密程度的依据,并建立相关矩阵。借鉴已有研究文献的思路[34],紧密程度采用1、3、5、7、9五个等级分别表示该交点处所对应的应对策略与利益冲突之间存在微弱、较弱、一般、密切、非常密切的关系。等级划分以各个指标的最大值aij为标准,将区间0,aij等距离划分为五个等级,其中0为下边界,aij为上边界,五个区间分别为0,aij/8,aij/8,3aij/8,3aij/8,5aij/8,5aij/8,7aij/8,7aij/8,aij。

  图4~6为协同创新项目不同阶段的利益冲突应对策略质量屋,可以看出:1、3、4、8等利益冲突应对策略的重要度明显大于其他策略,当缺少此种类型的措施和预案时,认为项目不能很好地解决利益冲突。虽然2、5、6、7等策略的重要度小于前面几项策略的重要度,但其相关度很高,认为若这类策略中的一项能够较好地实施,将会积极影响相关问题。

  由以上分析可知,在协同创新项目启动前,利益分配冲突和战略分歧最为严重,应对此阶段冲突的策略重要度排序为:沟通化解>按要求整改到位>换当事人>中间人调解>制定新合作协议>上层高压>法律诉讼=寻求政府帮助;在协同创新项目实施中,企业没有按计划支付费用和合作方利益受损造成的冲突最为严重,应对此阶段冲突的策略重要度排序为:沟通化解>按要求整改到位>换当事人>中间人调解>制定新合作协议>上层高压=法律诉讼=寻求政府帮助;在协同创新项目完成后,企业没有按计划支付费用造成的冲突和知识产权归属冲突最为严重,应对此阶段冲突的策略重要度排序为:沟通化解>换当事人>按要求整改到位>中间人调解>法律诉讼>寻求政府帮助=上层高压=制定新合作协议。

  五、结 论

  为了弥补现有研究的不足,本文提出了一种基于二元语义-QFD技术的利益冲突评价方法。一方面,运用二元语义模型得出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的严重程度,减少了决策信息丢失,保证了决策结果的精确性;另一方面,运用改进QFD技术,建立利益冲突严重程度应对策略质量屋,明确了核心应对策略;此外,基于255个协同创新项目的调研数据得到项目不同阶段利益冲突应对策略的重要度排序,研究结果可为项目主体进行利益冲突应对策略的选择提供信息参考,具有较好的实用性和可操作性。

  在协同创新项目启动前,利益分配冲突和战略分歧最为严重;在协同创新项目实施中,企业没有按计划支付费用和合作方利益受损造成的冲突最为严重;在协同创新项目完成后,企业没有按计划支付费用造成的冲突和知识产权归属冲突最为严重。实践中,将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应对策略分为正视、妥协、缓和、竞争和逼迫、回避或退出五类,其具有如下特征:一是五种应对策略重要度不同,决定了应对策略不同的选择倾向;二是正视、妥协策略的重要度比较高,属于积极的处理范畴,是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的首选策略;三是缓和可视为中性的处理范畴;四是竞争和逼迫、回避或退出等应对策略较消极,一般是利益冲突的补充策略。

  沟通化解作为协同创新项目首选的利益冲突应对策略,需要引起相关部门高度重视。相关部门要建立多种沟通渠道,如设立定期沟通日、意见箱、投诉电话等,选择适宜的沟通方式,在项目整个生命周期做到及时有效地沟通。同时,将沟通作为日常工作中的一项主要内容,在项目各主体间形成良好的沟通氛围,建立合理长效的沟通机制等。相关部门应完善问题整改制度,完善相关内控机制,事前预防状况发生,形成问题整改长效机制。同时,应针对整改的重点,组织专门研究小组展开调查,对整改任务逐层分解,整改过程中要做到举一反三,达到整改一个问题,解决一类问题的效果。另外,要完善已有的年度考核机制,加强整改的持续性追踪,不断提高整改效果,对于整改报告上已整改,而实际上未整改等弄虚作假的行为进行通报,并做严肃处理。政府在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中,要充分发挥协调控制作用。政府能够以低于其他组织的成本完成从产权的界定、保护、仲裁到各种经济活动的组织等一系列工作,同时运用政府财税政策对宏观经济进行调控,从资金投入、税收、资产融资等方面出台扶持、奖励政策。此外,政府通过命令以及法律指导保证供求平衡,强化对体制机制、公共产品的建设与提供,从而创造公平、公开、公正的竞争市场。

  本文选用二元语义模型评价协同创新项目利益冲突的严重程度,但忽略了隶属度、非隶属度等有关决策者偏好的影响,未来亦可根据不同的研究背景,选用符合决策者偏好的TODIM法作进一步研究。本文中利益冲突应对策略比较宽泛,在今后的研究中,应将利益冲突应对策略更加具体化,使所得结论更具体、更易实施。同时,未来研究可考虑将QFD方法应用于合作伙伴的选择、投资项目风险评估等不确定性较大的管理决策问题。

  注释:

  ① 数据来源:2016-2018年,我国研发经费77%以上均来源于企业,约14%来源于政府,来源于国外和其他渠道的资金不足2%。而学研方作为知识创新的主体,主要起提供技术、人才和信息支持的作用。

  ② 江西省、广东省、湖南省、四川省、甘肃省、辽宁省、重庆市、江苏省、云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北京市、海南省、陕西省、河南省、宁夏回族自治区、天津市、贵州省、山东省、浙江省、福建省、湖北省、上海市等。

  ③ 正式调查前,首先开展小规模的预调查,用来评估调查问卷的有效性以及遣词恰当性,并依据预调查结果对问项进行修改。为尽可能地保证调查数据的真实性并保护被试隐私,所有调查问卷皆匿名填写,而且被试填答后直接交给调研员,避免被试同事和上司的查看。同时,问卷前导语明确说明此调查问卷数据只作学术研究之用,以消除被试填答的顾虑。

  参考文献:

  [1] 李林,彭磊,范方方.协同创新项目中校企合作利益均衡影响因素研究[J].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31(2):76-81.

  [2] Xue X L, Zhang R X, Wang L, et al.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in construction project: A social network perspective[J]. Ksce Journal of Civil Engineering, 2018, 22(2): 417-427.

  [3] 徐彬, 揭筱紋, 郑浩文,等. 共生环境中的农业科技成果转化模式研究[J]. 农村经济, 2010(11): 91-95.

  [4] 黄菁菁. 产学研协同创新效率及其影响因素研究[J]. 软科学, 2017, 31(5): 38-42.

  [5] Lam W F, Li W. Network structure and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processes: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two elderly service networks in Shanghai[J]. Public Administration and Development, 2018, 38(2): 87-99.

  [6] 张伟,柴张琦.新兴技术企业协同创新驱动因素及绩效研究[J].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4(1):89-93.

  [7] 李柏洲, 罗小芳. 企业原始创新中学研合作伙伴的选择——基于影响因素及其作用路径视角的分析[J]. 科学学研究, 2013, 31(3): 437-445.

  [8] 陈劲, 殷辉, 谢芳. 协同创新情景下产学研合作行为的演化博弈仿真分析[J]. 科技进步与对策, 2014, 31(5): 1-6.

  [9] Laursen K, Masciarelli F, Prencipe A. Regions matter:How localized social capital affects innovation and external knowledge acquisition[J]. Organization science, 2012, 23(1): 177-193.

  [10]Thong R, Lotta T. Creating a culture of productivity and collaborative innovation: Orion's R&D transformation[J]. Research Technology Management, 2015, 58(3): 41-51.

  [11]Bucic T, Ngo L V. Examining drivers of collaborative inbound open innovation: Empirical evidence from Australian firm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novation Management, 2012, 16(4): 1-24.

  [12]Zhang H , Yang F . The impact of external involvement on new product market performance: an analysis of mediation and moderation[J]. Industrial Management & Data Systems, 2016, 116(8): 1520-1539.

  [13]刘春艳, 陈媛媛. 产学研协同创新团队知识转移的特征与内涵研究[J]. 科技管理研究, 2018(1): 184-190.

  [14]易晓波, 李光. 湖北省政产学研科技协同创新机制研究[J]. 湖北社会科学, 2014(1): 68-72.

  [15]姚艳虹, 陈彦文, 韩树强. 产学研协同创新冲突成因、特征及治理策略[J]. 企业经济, 2017, 36(11): 42-47.

  [16]Kelly T. Conflicts about conflict of interest[J]. Cambridge Quarterly of Healthcare Ethics, 2016, 25(03): 526-535.

  [17]海婷婷. 产学研协同创新知识产权冲突与协调机制研究[D]. 郑州:郑州大学, 2017.

  [18]Sterelny K. Cooperation, culture, and conflict[J]. The British Journal for the Philosophy of Science, 2014, 67(1): 31-58.

  [19]聂秀平. 高校协同创新体系建设探讨[J]. 中国高校科技, 2014(3): 62-63.

  [20]Dulipovici A , Baskerville R . Conflicts between privacy and property: The discourse in personal and organizational knowledge[J]. Journal of Strategic Information Systems, 2007, 16(2): 187-213.

  [21]Leppala S. Antitrust exemptions for joint R&D improve patents[J]. Public Choice, 2016, 16: 29-52.

  [22]刘晴, 卢凤君. 成长型企业研发创新项目绩效管理中的冲突及其化解[J]. 软科学, 2011, 25(5): 11-15.

  [23]李林, 范方方, 刘绍鹤. 协同创新项目多阶段动态利益分配模型研究[J]. 科技进步与对策, 2017, 34(3): 14-19.

  [24]Moghimi V, Jusan M B M, Izadpanahi P, et al. Incorporating user values into housing design through indirect user participation using MEC-QFD model[J]. Journal of Building Engineering, 2017, 9: 76-83.

  [25]Khoo L P, Ho N C. Framework of a fuzzy quality function deployment system[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Research, 1996, 34(2): 299-311.

  [26]Chen Y Z, Ngai E W T. A fuzzy QFD program modelling approach using the method of imprecision[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Research, 2008, 46(24): 6823-6840.

  [27]李震. QFD 中客户需求权重确定的区间二元语义方法[J]. 科技管理研究, 2015, 35(13): 196-200.

  [28]Herrera F, Martinez L. A 2-tuple fuzzy linguistic representation model for computing with words[J]. IEEE Transactions on Fuzzy Systems, 2000, 8(6): 746-752.

  [29]Wang X, Huang J.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key stakeholders project performance and project success: Perceptions of Chinese construction supervising engineer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ject Management, 2006, 24(3): 253-260.

  [30]Joslin R, Muller R.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roject governance and project succes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ject Management, 2016, 34(4): 613-626.

  [31]Mir F A, Pinnington A H. Exploring the value of project management: Linking project management performance and project success[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roject Management, 2014, 32(2): 202-217.

  [32]布萊克 R R, 穆顿J S. 新管理方格[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6.

  [33]潘华实. 和谐社会视角下的利益冲突协调机制探析[J].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3, 35(1): 187-190.

  [34]刘志华, 李林, 姜郁文. 我国区域科技协同创新绩效评价模型及实证研究[J]. 管理学报, 2014, 11(6): 861-868.

本文由知实学术网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学术论文发表知识网。

文章名称:协同创新项目中动态的利益冲突及应对策略研究

文章地址:http://www.zhishixueshu.com/gl/12764.html

杂志社合作

十年平台,长期与1000+杂志社保持着合作伙伴关系

协议保障

可签署保密协议,不透露用户信息跟踪进程,保护个人隐私

期刊种类完备

为您提供较新期刊信息,覆盖大部分地区行业,满足您的要求

实体公司

对公企业账号,放心信任,工商部可查。注册资本金500万

论文发表加急通道

内容推荐
期刊停刊后论文还能用吗
杂志社论文发表流程
有没有免费发表论文的期刊
教师评职称一定要发论文吗
晋升副高的论文必须是近三年发表的吗
课题论文怎么发表
核心期刊论文发表格式
论文只有一个作者叫独著吗
论文挂课题有什么好处
职称论文要求是全国统一吗
课题论文必须是核心刊物吗
论文重复率高被拒影响转投吗

一次选择-尽享5大极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