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从事评职称论文发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发表,SCI论文发表等学术咨询服务

全国咨询热线

400-789-0626

专属优惠

新冠疫情下美国社会矛盾加剧的深层原因透视

来源:知实学术 分类:管理论文 发布时间:2021-03-01 浏览:

  [摘 要] 受新冠疫情的冲击,当前美国社会正面临日益严重的社会内部危机。从西方资本主义体系以及全球化进程中所固有的矛盾来分析,可以发现,资本全球流动的趋利性及其所带来的产业空心化与产能下降,货币资本化所导致的过度金融化和财富分配不公,以及资本主义框架下催生的白人“精英至上”文化价值观念和种族偏见,才是导致美国社会矛盾激化、国民情绪走向失控边缘的深层诱因。马克思、恩格斯曾经通过对资本主义发展及其本质的分析,揭示了全球化发生发展的历史规律。虽然当今世界已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是资本主义矛盾的本质却不会改变,马克思、恩格斯所揭示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亦不会改变。

  [关键词] 新冠疫情;经济全球化;资本主义;社会矛盾

  [中图分类号] F837.1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 1672-4917(2021)01-0117-08

  《政府管理评论》创刊于2016年,由中国管理现代化研究会政府战略与公共政策研究专业委员会;中央财经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中央财经大学战略管理研究中心主办。

  随着新冠肺炎的全球性蔓延,作为全球最重要经济体的美国已成为世界上最严重的疫情爆发地之一。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美国累积确诊的新冠病例已超过2000万,累积死亡病例超过35.1万,均居世界之首。与此同时,美国经济也在疫情冲击下呈现严重衰退之势,据美国商务部2020年第二季度经济数据,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降幅达到31.7%,创下美国进行该项统计以来的最大跌幅。[1]尽管该项数据在2020年第三季度有所提振,但美国国民收入却接连在2020年10月和11月下降了0.6%和1.1%,表明美国经济的再度下行正逐步酝酿。[2]加之2020年5月份以来美国各洲解绑“居家令”等防疫措施,强行启动复工复产,造成美国疫情的强势反弹,已导致至少25个洲暂停或放缓经济重启计划,使民众对经济形势表现出悲观情绪。[3]除了疫情,美国黑人弗洛伊德遭遇警察暴力执法致死事件和黑人雅各布·布莱克遭受警察枪击重伤事件,引发了美国100多个城市爆发反种族歧视抗议示威运动,抗议人员与联邦军警发生激烈冲突,使美国社会面临日益严峻的社会安全隐患。新冠疫情的不断蔓延、经济的严重衰退和黑人反歧视运动的全国性爆发,无疑是导致当前美国社会情绪逐渐失控的“导火索”。然而,从资本主导下的当今全球化发展进程视角来分析,美国社会问题凸显绝非酝酿在疫情当下,而是早已暗藏于深受全球化二重性影响的社会深层矛盾之中。如资本全球流动及其所带来的产业空心化与产能下降;货币资本化的“创富假象”及其所导致的过度金融化与财富分配失衡;资本主义“利己”框架下的“精英至上”观念及其所暗含的种族歧视等,日益加剧了美国严重的社会内部矛盾。

  一、资本全球流动的逐利性及其所导致的“产业空心化”与产能“瓶颈”

  新冠疫情作为一场全球范围的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对全球的医疗体系造成了巨大冲击。其中医疗物资的短缺问题就不断困扰着美国及西方发达国家的疫情防控。从美国近90%的市长宣布医疗物资告急,到欧洲多国接连发生“截胡”他国医疗物资订单,再到2020年7月美国各州抢空瑞德西韦(一种抗病毒特效药)未来三个月库存,招致了欧洲多国抨击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介入,暴露了西方发达国家医疗产能不足、严重依赖外部进口的弊端。然而,产能下降并非仅仅局限于疫情当下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医疗卫生体系,而是一种伴随全球化进程,在资本全球范围逐利性流动过程中渗透到全球产业多领域的结构性矛盾。

  (一)资本跨国流动视域下的产业空心化与产能下降

  马克思、恩格斯曾指出,生产力是人类社会发展全部历史的基础。[4]43经济全球化则是适应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以及世界科技进步的必然结果。但是在资本主义框架下,经济全球化虽然实现了生产资料在全球范围的配置,使生产力的优化发展成为可能,但生产力的提升同时还依赖于资本的跨国流动。而资本的趋利性,又导致其不断追寻具有更高利润和更低生产成本的价值洼地。这就诱发了西方跨国公司将中低端制造业向成本更低廉的亚非拉国家转移的产业空心化趋势,造成了西方发达国家国内产能放缓,GDP增幅逐年下滑(见图1),产业体系日渐单一,工业及制造业规模日益萎缩,工业增加值占GDP总量的百分比逐年下降的结构性矛盾(见图2)。而疫情下欧美国家普遍出现的医疗物资短缺,正是产业空心化矛盾凸显的一个缩影。

  (二)产业空心化与劳动力市场脆弱性凸显

  产业空心化不仅导致发达国家制造业外流和生产力不断下降,同时,伴随产业外迁,与产业相配套的基础设施和人力资源需求也逐渐萎靡,其后果是国内工业人口缩减,各产业劳动力配比失衡,劳动力市场脆弱性凸显(表现为劳动力市场波动性增强),国民收入和消费需求日益不足,致使社会生产力因缺乏消费刺激而陷入增长瓶颈。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20年数据所示,自2005年以来,美英法德四国及G7组织成员国在工业人口占比上就呈现逐年下滑趋势,其中,美国工业人口占比从2005年的19.81%下降至17.69%;G7组织国家则整体上从23.72%下降至20.66%。[7]在失业率方面,以2008年金融危机及2020年第一季度新冠肺炎冲击为拐点,无论是美国还是G7组织国家整体,2020年失业率涨幅都明显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见图3)。这表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劳动力市场的风险承受力正伴随产业空心化进程而被进一步削弱。

  (三)产业空心化与国民就业质量下滑

  除了生產力下降和劳动力市场脆弱性凸显,产业空心化还进一步导致了国民就业质量的下滑。以美国为例,虽然自特朗普执政以来,在其本土主义和美国优先执政理念驱动下,一直通过吸引海外制造业回流来拉动国内就业和重振经济,表现为美国自2008年以来失业率的逐年下降(见图3)。但是,衡量就业的标准不仅仅体现在就业的数量,同样也体现在就业的质量方面。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数据显示(见图4),自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非全职类就业占全部劳动人口的比重不仅在欧美主要经济体中始终居于高位,而且呈现出一种迂回上升的态势。相较于美国,临时性就业人口占比的上涨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国中则表现得更为明显。换言之,2008年后,这些国家所创造的就业机会大多是收入和社会保障水平更低、裁员风险更高的临时性岗位。这也是为什么在新冠疫情冲击下,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经济体在失业率增幅上会远超2008年金融危机水平的原因(见图3)。

  新冠疫情的爆发,不仅给美国带来了严重公共医疗卫生危机和经济动荡,同时疫情所带来的日益失控的社会情绪再度揭开了自建国以来就一直困扰美国社会的种族主义历史旧伤,导致全美爆发了规模空前的黑人反歧视运动,进一步加深了美国社会的“内部裂痕”。如果说对黑人暴力执法的不满,对联邦政府通过 “以暴制暴”方式压制民权运动的愤怒是当前美国国内骚乱愈演愈烈的直接诱因,那么自新航道开辟和美洲新大陆的发现以来,资本在全球充满血腥的掠夺性扩张,以及充满民族压迫的全球殖民史,则为种族矛盾的产生和激化提供了历史的温床。这也促使美国社会内部形成了以盎格鲁-撒克逊白人利益至上的,全面渗透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各层面的资本主义利己框架。可以说,美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史,就是一部白人对北美大陆黑人、印第安人等有色人种的残酷镇压和掠夺史。尽管在南北战争及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黑人民权运动推动下,1964年《民权法案》的颁布实施,使美国在法律上实现了种族平等,然而根深蒂固的种族偏见和歧视仍然影响着美国社会,大多数少数族裔依然处于美国社会的中下层。因此,如果从资本全球扩张以及美国社会制度的形成来分析,当前美国种族主义的激化就绝不能仅仅归咎于新冠疫情冲击,而是需要去探寻那些以资本全球扩张为源头,深受全球化影响,长期酝酿于精英至上的美国资本主义社会框架中的社会深层矛盾。

  (一)社会财富分配不公致使各阶层矛盾不断积蓄

  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美国白人精英阶层的资本优势渗透到了美国社会的政治、经济、金融等各个领域,使跨国公司等利益集团能够通过权力寻租对美国政府及社会各层面施加影响,不断掠夺白人中下层和少数族裔的利益,压缩其经济自由。此外,美国作为全球金融中心和最大消费品市场,使美国精英阶层能够通过对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体系的主导,在全球范围进行资本扩张并获取巨额财富,进一步给美国社会内部带来国内产业外流和过度金融化的矛盾,诱发更加严重的社会财富分配不公,导致美国国内黑人等少数族裔的收入和生活水平下降,同时白人中产阶层也逐渐沦为中等收入陷阱的牺牲品,推动美国国内各种族间矛盾逐渐走向激化。根据美联储2020年6月公布的美国家庭财富分配数据显示,美国财富前10%的家庭的财富占全美所有家庭财富的比重已从1995年的61.53%上升到了2019年的69.67%。2020年二季度,受疫情影响,该占比虽略有下滑,但仍达到69%,而低收入的50%家庭拥有的财富规模却仅占美国家庭总财富的1.9%。[14]事实上,美国国内的贫富分化已多年超过0.4的基尼系数警戒线,其严重程度远超英、法、德、意等发达经济体,居发达国家之首。

  除了总体上的财富分配不公,美国各族裔的收入分配上的不公也成为激化种族间矛盾的另一个重要诱因。一方面,非洲裔黑人与白人的收入差距正在进一步拉大,据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自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非洲裔黑人收入相较于白人收入的占比,又下降了近2.6%。[15]而有关贫困线以下人口统计方面,美国黑人(22.5%)遭受贫困的比率则是白人(10.9%)的2倍之多。[16]可以说,美国白人精英至上社会框架下财富分配的失衡,是美国种族偏见形成的经济之源,不仅使黑人由于长期得不到平等的经济保障而对白人不满,而且美国白人的中下层也由于自身财富的不断萎缩,從而产生普遍的落差感和不满情绪。同时,有一个现象也值得关注。亚裔群体一向勤奋刻苦且聪颖,于是亚裔收入与美国白人收入的比值从2000年的104.24%上升到2019年的124.23%[15],这也使得美国白人收入与亚裔收入的落差逐渐拉大,引发白人中下层和其他少数族裔的仇恨。

  (二)资本至上的制度框架制约少数族裔政治地位

  在以精英资本垄断社会资源所形成的美国资本主义制度框架下,对于处在资本弱势地位的美国黑人等少数族裔,其政治生活也长期受到制约和挑战。一方面是对少数族裔参政权的限制,如在选举上,2012年美国部分州及地方公然违背《选举权法案》,通过对选区“分而治之”来弱化黑人的选举权,遭到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指控。2013年,美国最高法院宣布撤销《选举权法案》中关于在对选举程序进行任何修改前必须先获得美国司法部许可的规定,引发一些地方对少数族裔选民的资格进行限制。[17]在对少数族裔政治参与的限制上,美国众议院黑人议员比例在2019年虽略有提升,达到了11.9%,但依然低于黑人人口在美国人口中的占比,而参议院黑人代表的比例更低至3%。[18]此外,少数族裔担任公职人员的规模与其人口也不成比例,即使是在少数族裔占多数的地区,白人主导立法、行政、司法的情况也屡见不鲜。[17]另一方面,少数族裔在司法领域也长期遭受歧视,警察枪杀和残暴虐待非洲裔案件时有发生。2020年6月7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将美国与其他发达国家警察执法方面数据进行了对比,结果显示,美国警察枪杀嫌犯数量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其中黑人遭受暴力执法的概率是白人的4倍,黑人男性遭警察干预致死的可能性也比白人男性高出近3倍。[19]《2019年美国侵犯人权报告》指出非洲裔成年人被监禁的概率是白人成年人的5.9倍。[20]根据《世界监狱简报》的数据,美国监狱总人口为220万人,这比华盛顿特区、波士顿以及迈阿密的人口总和还要多。黑人虽然只占了美国总人口的1/8,但却占了美国监狱人口的1/3。[19]除了在参政和司法上遭受不平等对待,美国少数族裔还不得不面对由美国以尊重少数族裔、女性、不同信仰者为核心的政治正确观念所诱发的歧视。因为观念上的矫枉过正使越来越多的美国中下层白人开始认为自己在政治正确话语体系下,遭受了逆向不公正对待,为了应对日益严苛的政治正确社会道德观念的束缚和捍卫自身权益,越来越多的白人转向支持白人至上的民粹主义。[21]

  (三)全球移民浪潮冲击美国白人至上的文化传统

  在社会及文化方面,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移民国家,美国正处在随全球化进程而越发活跃的移民浪潮冲击之中,据联合国国际移民组织(IMO)发布的《2020世界移民报告》,2019年全球移民规模已达到2.72亿,移民在全球人口的占比从20世纪70年代的2.3%,上升到3.5%。其中,美国拥有移民达到历史新高的5 100万,远超世界其他国家,是全球最大的移民输入国。[22]伴随移民的大量涌入和少数族裔的高出生率,美国非西班牙裔白人的人口占比已从2010年的63.7%,逐年下滑至2018年的60.2%。[23]美国联邦统计局作出预测,到2044年,美国白人就将失去原有主体地位。[22]社会人口构架的根本性转变,带来的是白人对美国社会黑人化和拉丁化趋势的普遍焦虑,促使越来越多的白人逐步倒向更为保守的民粹主义和种族主义路线以寻求安全感。

  此外,全球移民浪潮所带来的美国社会人口架构的转变,也在逐步瓦解美国以新教伦理为根基,以平等、自由、个人主义为文化价值理念,以三权分立、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为制度传统的文化统合力。其表现是基督教、特别是新教信仰主导地位的下降以及其他多元信仰影响力的提升。截至2019年,美国国内基督徒仅占全国人口的43%(包括30%新教徒),比1976年大幅下降了38%。[21]相较于美国国内的伊斯兰教和印度教,基督教还面临着老龄化风险。可以说,美国一直以来以基督教文化及其伦理为核心,兼收其他外来文化的“统合”模式,正随着少数族裔移民规模和社会影响力的不断扩大,逐渐演化为基督教、印度教、伊斯兰教多元文化并立的“融合”模式。不同文化间的依附性逐步减弱,对抗性不断增强,这从社会文化层面造成了白人与少数族裔间的观念上的冲突,成为当前美国民族矛盾不断加剧的文化诱因。

  四、以马克思恩格斯的世界历史观认识资本主义社会矛盾本质

  在新冠疫情冲击下,美国由来已久的社会问题被充分暴露出来。根据路透社和民调机构益普索集团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美国民众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焦虑情绪已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81%的受访者对国内疫情态势表现出担忧。[24]对于政府在疫情中的表现,民调显示,87%的调查者对国家现状不满。[25]美国社会中下层长期对社会的不满、积怨甚至愤恨的情绪,一下子迸发出来,导致美国国内出现许多暴力及打砸抢等违法行为,用过激行动发泄不满。

  (一)马克思和恩格斯揭示了世界历史发展规律

  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马克思和恩格斯清楚地说明资本主义开启了人类社会的全球化进程。他们曾经通过对资本主义发展及其本质的分析,揭示了经济全球化发生发展的历史规律。《德意志意识形态》探讨了全球性危机及矛盾冲突产生的根源。一切历史冲突都根源于生产力和交往形式之间的矛盾,逐渐成为生产力发展桎梏的交往形式一定会被新的适应生产力的交往形式所取代。《共产党宣言》也从世界历史的角度分析现代社会的发展,详细地阐述了资本主义发展的全球化进程。世界历史的形成是由生产力的发展以及由此产生的交往方式的发展推动的,也是资本扩张的结果。

  马克思、恩格斯的阐述已历经170余年,虽然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其所揭示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没有改变,全球化所表现出的双重性也越发突出。一方面,生产力的发展推动了生产活动向全球范围扩展和世界市场的形成;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制度框架使所有生产力发展和科技进步都难以摆脱资本逐利的本性。在追求利润最大化和资本全球配置便利化的双重刺激下,资本私人占有与生产社会化这一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开始升级。表现为:生产力发展不充分、不平衡的趋势加剧,全球性的财富分配不公和周期性的经济危机频发,不同国家、民族间的对立情绪高涨。马克思、恩格斯当年的预言已经成为现实。

  (二)资本主义社会越来越缺乏有效的社会治理手段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向全世界扩张过程中不断聚集世界性的反对力量,“资产阶级日甚一日地消灭生产资料、财产和人口的分散状态。它使人口密集起来,使生产资料集中起来,使財产积累在少数人的手里”[26]36。资产阶级赖以生存和统治的基本条件就是财富在私人手里的积累。而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占有大量财富的同时,也在制造资本主义无法避免的社会矛盾和危机。面对社会深层次的矛盾和冲突,资本主义社会越来越缺少有效的调节和治理手段,遇到重大突发性事件时往往陷入严重的经济与社会危机状态。此次世界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美国政府无力治理病毒扩散,引发社会公众的怨愤。特朗普政府为转移国内视线,只能采取完全没有道德底线的错误做法,以求度过难关。

  就美国而言,探究其社会极端情绪爆发的深层诱因,必须关注存在于资本全球扩张趋势下的美国国内产业空心化和过度金融化趋势。一方面,产业空心化以中低端制造业外流为主要特征,使美国国内产业体系逐步走向单一化,其后果是国内产能的日益不足,与产业相配套的基础设施建设日益落后,工业人口的下降和劳动力市场的脆弱性凸显。在疫情下则表现为国内医疗物资匮乏且严重依赖外部进口,大量人口面临失业和丧失收入来源,社会整体消费动力不足,经济陷入严重衰退,国民极端情绪骤升。另一方面,美国社会的过度金融化,使美国经济日益依赖金融行业而非社会产能的提升,产业盈利依赖金融信贷而非技术优化,造成社会财富在增长乏力之时又过度集中于少数华尔街商业精英阶层,而政府、企业和大多数美国普通家庭则背负更加沉重的债务负担,并在新冠疫情和石油危机冲击下,诱发为债务违约危机,导致市场的极度恐慌和股市的历史性暴跌。美国政府虽为应对危机采取了规模空前的经济救援计划,但其本质是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刺激金融信贷,通过扩大政府债务来向金融市场注入货币流动性,其长期后果是资产泡沫的进一步膨胀、贫富分化的进一步加剧和社会债务总规模的进一步扩大,为新一轮更为严重的危机埋下祸根。

  对此,我们更加理解了马克思、恩格斯的预言,资本主义的本质不会改变,世界历史发展的总趋势仍然是走向人类社会的更高阶段。然而,“马克思说:‘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马克思的这一重要论点,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资本主义至今没有完全消亡……为什么马克思主义预见的共产主义还需要经过很长的历史”[27]。经济全球化不可逆转,合作共赢乃大势所趋。中国在加强对西方资本主义全球体系固有矛盾的本质认识的同时,对外发展顺应经济全球化的基本规律,坚持合作共赢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不断巩固和扩展以多边主义、合作共赢为特色的高水平对外开放格局,在与各国携手合作应对全球威胁及挑战中,坚持底线思维、增强忧患意识,捍卫我国国家根本利益,维护国家安全。

  [参考文献]

  [1]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Gross Domestic Product, 2nd Quarter 2020,https://www. bea.gov/news /2020/gross-domestic-product-2nd-quarter-2020-second-estimate-corporate-profits -2nd-quarter.

  [2] 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Personal Income and Outlays,November 2020,https:// www.bea.gov/news/2020/personal-income-and-outlays-november-2020.

  [3] 人民网:《美国新冠感染病例超过355万,25个州暂停重启经济》,https://baijiahao.baidu. com/s?id= 1672 415831084734226&wfr=spider&for=pc。

  [4]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43页。

  [5] IMF:Real GDP growth Annual percent change,https://www.imf.org/en/ Publications/ WEO/weo-database/ 2020/October.

  [6] 世界银行经济核算数据库:《世界各国工业增加值》,https://data.worldbank.org.cn/ indicator。

  [7] OECD:ALFS Summary tables,https://stats.oecd.org/Index.aspx.

  [8] OECD:FTPT employment based on a common definition,https://stats.oecd.org/Index.aspx.

  [9] 朱东波、任力:《“金融化”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研究》,《经济学家》2017年第12期。

  [10] 卢文华:《从美国经济过度金融化看我国金融回归本源的逻辑与路径》,《南方金融》2018年第2期。

  [11] OECD:Gross domestic product,https://stats.oecd.org/ Index. aspx#.

  [12] BIS:Total credit to the non-financial sector (core debt),https://stats.bis. org/statx/srs/ table/f1.1.

  [13]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资本论》第3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43—44页。

  [14] 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Distribution of Household Wealth in the U.S since 1989,https://www. federalreserve.gov/releases/z1/dataviz/dfa/distribute/chart/.

  [15] U.S.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Weekly and hourly earnings data from the Current Population Survey,https://data.bls.gov/pdq/SurveyOutputServlet.

  [16] The Census Bureau of USA:Poverty Status In The Past 12 Months, https:// data. census. gov/cedsci/table?q=Income%20and%20Poverty&tid=ACSST1Y2018.S1701&vintage=2018&t=Income% 20and% 20Poverty.

  [17] 林怀艺、张进军:《当前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探析》,《思想理论教育导刊》2015 年第9期。

  [18] 陈沁涵:《10个数据看清美国的系統性种族主义》,《新京报》2020年6月20日。

  [19] 环球网:《“黑人之死”引发抗议第13天,CNN列数据:美国警察枪杀和监禁人数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https://m.huanqiu.com/article/3yZNpeVtwdt。

  [20] 人民网:《2019年美国侵犯人权报告》,http://world.people.com.cn/n1/2020/0314/c1002- 31631614 . html。

  [21] 李庆四、翟迈云:《特朗普时代美国“白人至上主义的泛起”》,《美国研究》2019年第5期。

  [22] World Migration Report 2020,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 Press,2019,pp.19-54.

  [23] The Census Bureau of USA :Acs Demographic and Housing Estimate,https://data.census. gov/cedsci /table?q=population&hidePreview=false&tid=ACSDP1Y2010.DP05.

  [24] 央视网:《民调:美国人对疫情的焦虑情绪达到历史最高水平》,http:// news.cctv.com/ 2020/07/02/ARTILfGDiGh2VTEdVp79I5Bl200702.Shtml。

  [25] 环球网:《超五万新增病例创美国单日新高,疫情恶化令特朗普民调大跌》,https://3w. huanqiu.com /a/de583b/3ytihB2gle2?agt=6。

  [26] 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36页。

  [27] 习近平:《坚持历史唯物主义不断开辟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新境界》,《求是》2020年第2期。

本文由知实学术网首发,一个权威专业的学术论文发表知识网。

文章名称:新冠疫情下美国社会矛盾加剧的深层原因透视

文章地址:http://www.zhishixueshu.com/gl/13814.html

论文范文免费获取

杂志社合作

十年平台,长期与1000+杂志社保持着合作伙伴关系

协议保障

可签署保密协议,不透露用户信息跟踪进程,保护个人隐私

期刊种类完备

为您提供较新期刊信息,覆盖大部分地区行业,满足您的要求

实体公司

对公企业账号,放心信任,工商部可查。注册资本金500万

论文发表加急通道

内容推荐
副教授评审软著能代替论文吗
sci是通过什么投递的
核心增刊对评职称有用吗
约稿是什么意思
课题结题证书每个成员都有吗
证书排序第一什么意思
书本封面印刷有哪些工艺
专著在哪里检索
c类论文是什么水平
初中物理开题报告范文
公务员发论文有用吗
上海高级职称评审论文必须一作吗

一次选择-尽享5大极致服务